Marketing

Toggle

Article

与CEO对话﹕PHD Aaron Wild

媒体报道对一位首席执行官来说并不鲜见,但对于Aaron Wild却不多见。

他笑说:「我的父亲是一名记者,所以我习惯跟媒体打交道,只是不常有人来采访我。」

Wild来自澳大利亚,25年前在澳大利亚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。

凭借前瞻性的眼光,他于1995至2003年间首次来到中国。之后几年回到了澳大利亚和在中东地区工作,最终选择回到了中国,并于2010年加入了PHD。

问到他来了中国这么多年会不会说中文,他说:「很遗憾我不会,我只会说一点点普通话,(中文)非常难学。」

但他自豪地补充说:「但我的妻子会,她是苏格兰人,是一名律师,她会说、读、写中文,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人。」

Aaron Wild 5

Wild于2010年加入PHD上海,担任联合利华业务主管,并于2013年被任命为PHD中国区首席执行官。在他的领导下,该公司获得了许多行业的认可,包括被Warc 100评选为世界前20名最佳代理商、获得亚太媒体节和戛纳国际创意节的奖项殊荣、并在英国、新西兰、印度尼西亚、新加坡、印度、上海、台湾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香港、马来西亚和瑞典被评为年度最佳代理商。

Wild与《Marketing》分享了他的经验与成功秘诀。

你怎样形容你的管理风格?

我会说是协作型。PHD的员工紧密合作,少数服从多数,我们的业务运营会结合并尊重不同人的意见,我要确保每个人都有发言权,所有人都可以投票,达成共识,避免意见分歧。一切讲究民主。

谁是对你影响最大的导师?为什么?

我现在的老板宏盟媒体集团中国首席执行官Doug Pearce,和宏盟媒体集团亚太区首席执行官Cheuk Chiang,他们都是我的好导师。他们有非常不同的个性,Pearce冷静而坚定,会在我有点过于急进的时候提供指导;Chiang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人,对他的工作充满巨大的热情。还有竞立媒体亚太区首席执行官Mark Heap,我曾与他共事三年多,他也是我的导师。他们三位对我都很重要,这也是为什么过去的五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享受的时光。

在职业生涯中最让你值得骄傲的时刻?

应该是在PHD工作的这段时间,这是我至今最喜欢的工作,我们在过去五年获得了三次年度最佳代理机构大奖。

个人方面,最值得自豪的时刻是,当我被我所尊重的人──Cheuk Chiang、Doug Pearce和伦敦的Mike Cooper任命为中国区首席执行官。我在计算机发明之前是一名邮件传递员,我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,当我升任CEO时,我妈妈非常高兴。

Aaron Wild 1

你工作中最困难的是什么?

在增加收入和提高产品质量之间取得平衡。不要只看数字,要确保团队提供好的产品。确保工作质量是最重要的,但也要尝试开拓一个业务,并努力不断改善它的财务状况。世界各地的市场都是一样的,大多数企业都在苦苦经营,纽约的大部分公司已经岌岌可危。交付的压力总会有,这是我们的行业和任何其他行业的基本组成部分,所以必须确保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提高收入上,也要确保你能提供出色的产品,因为如果你有了出色的产品,自然会带来收入。

是什么让你保持灵感?

阅读。周围的变化相当的大,要从身边看到的一切学习。要了解市场的状况,但对于一家媒介代理机构来说,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客户的需求,必须不断地与客户沟通,问问他们想要什么。每个人都要与时俱进。

工作之余会去哪里?

去高尔夫球场或喝红酒。我也会烧饭。

Aaron Wild 3

你在广告生涯中曾遇过最疯狂的事?

比稿的时候会出现很多疯狂的想法,很多时候工作到非常非常的晚,有很多的庆祝活动。而就我个人而言,我做过很多疯狂的事,比如我在跟太太订婚三天后和她完婚。

Aaron Wild 4

对刚入行的人有什么忠告?

要不当一个专才,要不当一个通才。要了解行业的发展,然后在一个领域走下去,或从事一个特定的专业。不要当一个数字分析员,尽量成为一名电子商务专家、一名移动专家、或是一名程序化专家,专家一直是行业发展的未来。

在中国生活最好的方面是什么?

我知道中国跟很多西方的市场有很大的不同,当中必然有需要适应,但这是一个工作和居住的好地方。我在这里生活了14年,中国的各方面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市场的增长和变化速度非常的快,比如电视业的衰退,大部分的投资都流向数字媒体,当中有很多的乐趣。我喜欢并享受中国的一切,我太太也是。我把这里看作是我的家,会一直留在这里。这里的员工都非常勤奋、非常聪明,与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没什么两样。

你认为行业在2015年会有什么变化?

我希望中国有更高的透明度,我希望看到程序化购买延伸到电视和户外广告媒体。随着程序化购买在行业兴起,它需要更快地延伸到电视和户外广告媒体。程序化购买已经是市场的焦点,许多客户都要求广告代理商在这方面拥有更大的能力。然而,大部分程序化购买的重点都围绕着数字媒体,我认为程序化购买在电视和户外广告媒体也拥有位置,越早出现这方面的平台和交付越好。这只是时间的问题。这就是现实。

我不认为中国政府和政策会是一个障碍。中国政府普遍愿意了解广告的商业目的、国际客户和中国本土企业对广告的需求、以及我们从事的业务,我不认为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许多跨国公司仍然认为中国和印度具有一定的增长潜力,无论是什么行业,对许多公司来说两国仍然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增长市场。

PHD未来有什么长远的计划吗?

当然有!PHD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媒介战略主导、策划创意主导的创新媒介代理机构策划代理,我们的公司将很快在中国和亚太地区迅速发展。如果明年这个时候再来采访我,我们公司的规模将会比现在更大。

Read More News

in Singapore by

LazadaFashion picks PR agency

JP Morgan and Tesco funded e-commerce site Lazada has appointed DFW Creative as its public relations agency after a pitch. ..

Trending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